阿棺

主角总受党,不杂食不逆/

最后的骑士

/一位恪守着骑士精神的普通人

橙汁保护协会:

你们快去赞美他们啊啊啊就是神仙啊啊啊


杚鸟:



就是这个了,讲真写这个真的非常有感触,和爹爹修改了一晚上,虽然写的很爽但还是有些地方卡住,也很僵硬,希望爹不嫌弃我




同结尾的话。
为我们最后的骑士安迷修,献上我们最高的礼赞




一只爱挖坑的多多:















































































“不过只是带着信仰的普通人罢了。”








 
















安迷修曾经问过师父,那些崇尚着神佛存在的人到底是怎样的人,师父揉了揉他的头发,看着那些毕恭毕敬的祭祀的人,是那样淡然而又平淡的评价着。








 
















既不是嘲弄也不是赞扬








绝对公平的存在。








 
















这是他曾执着追逐了数年有余的荣光。








 
















有人问过他为什么要成为一个骑士,还是如此死心眼,不求回报,傻兮兮的正义骑士。








 
















安迷修只笑着回答提问的人,他也是个普通人,而这正是他的信仰。








 
















那时的他,已经出师许久。








 
















“骑士怎么会没有马”








“居然还自称自己是最后的骑士”








“哈哈哈哈哈哈哈安没马”








 
















安迷修听着那些不入流的话语入耳,只觉胸腔闷着什么,但他无法反驳,这确实是事实。他身为一介骑士却没有应有的工具,也确实因此被可爱的小姐嫌弃。








 
















他也曾遭遇欺骗与背叛,自以为是的拯救过后却被伤害,不可置信地心脏闷痛比哪一次伤痛都来的强烈。








 
















本以为不会再有比这更痛苦的,这些话语也对他来说无关痛痒。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会因为这种原因而被诟病。稍微有些难过。








 
















这样,真的很好笑吗?








骑士,一定需要马吗?








 
















“师父,骑士真正需要什么呢?”








 
















就莫名又想起了从前,年幼的安迷修拽住师父的衣角,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问题,他的双眼澄澈仿佛世间最纯净的林宇,埋藏着稚子的懵懂与好奇。








 
















“安迷修,你还记得师父对你说过的骑士八大美德吗?”名义上为安迷修的师父的人委下身,抬手抚摸揉弄着他的头。“你还记得吗?安迷修?”








 
















八大美德…








 
















模糊的荡漾开来的湖水,泛起波纹,连师父的面容都开始模糊不清,脑海只剩下了一个问题。








 
















你还记得骑士的八大美德吗?








 
















作为一个真正的骑士,到底需要些什么呢。








 
















“你不是No.5吗,怎么会救我们”








“在下只是一个骑士,保护弱者乃在下的职责”








“您可真是一个厉害的骑士呢”








“不,在下只是一个带着信仰的普通人罢了”








 
















谦卑(Humility)








 
















“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了”








“能被美丽的小姐这么夸奖,便是在下最大的荣誉”








“谢谢你,你真是一个特别好的人”








“帮助弱者乃在下的职责,能被你们认可便是在下的荣誉”








 
















荣誉(Honor)








 
















曾不止一个人问过安迷修身上的绷带是何用的,是故意耍帅的饰品还是其他什么,每次一遇到这个问题他总是一笑带过。








 
















“这些啊,都只是装饰品罢了”安迷修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是吗?”询问的人得到回答后离开了那里。安迷修看着人离去,无意间的挠头让脖子上的绷带有些松懈了下来,一道道恐怖的伤痕露了出来。








 
















真相被埋藏在善意的谎言下,被包裹住的事实,却是对风言风语者提供了又一次的调侃题材。








 
















"咳,在下没事的,这位小姐你还是快点离开吧。"








“嘶--你快走吧,这里由我撑着。”








“这点小伤对在下没有什么用的。”








 
















牺牲(Sacrifice)








 
















“哈啊,哈啊,这个怪物真难打。”








“...不如我们放弃吧。”








“啊啊啊啊啊,它…它过来了。”








“小姐们还请后退,这里就交给在下吧。”








 








 
















英勇(Valor)








 
















【安迷修,你还记得骑士的八大美德吗。】








 
















凝晶  流焱
















安迷修看着自己的元力技能十分欢喜,这是属于他的力量,抱着双剑绞尽脑汁也只取了这么个略有隐喻的名字。然而那些好事之徒却没有放过他的打算。








 
















“凝晶?流焱?你是大龄中二病吗”








“凝三日,流三火,非主流吗”








“什么鬼名字,真是一个恶心帅”








 
















【很好笑的样子啊,可是我一点也不觉得,是我太不合群了吗】








 
















安迷修听着那些言语莫名,握紧了手里的双刀,他不清楚此刻他想做些什么,只知道现在的他,感觉有点不甘心。








 
















“其实我很喜欢这个名字,宁静,流言,以宁静对流言,这便是骑士的本质,这双刀反倒提醒我保持本心,不忘初心。”最后那句话说出来后,安迷修脸上多了一抹微笑。








 
















提醒,也是警示








 
















可是无人听他诉说的真言。








 
















他也曾在流言中迷茫,在喊出元力武器名称时幡然醒悟。








 
















他在辉煌中谦卑,他在困难前英勇。








 
















他锄强扶弱,公正不阿;他聪明机敏,为信仰而活。








 
















【我的剑放在这里。我将牢记 谦卑,怜悯,公正,荣誉,牺牲,英勇,灵性,诚实的美德。我将奉献我的灵魂和我的生命在公平之神的脚下。我的血将伴随着荣誉洒在战场上。我的剑放在这里,神祝福它永远锋利。除非它的主人低头,它将永不折断。我是安迷修,这场大赛当中最后的骑士。】








 








 
















“他们都说你是没马骑士,还是个非主流。真的是这样吗?”








 
















小小的孩子握住他的手,懵懂无知地说出足够刺耳的话语。








 
















安迷修一怔,回过神禁不住一笑,抬手轻轻揉了揉孩子柔软的发顶,略带歉意道:“抱歉啊,好像确实是这样。不过,我不会因为这个动摇骑士的决心。”








 
















他没有马,没有很好的取名天赋。








 
















这或许是条格外艰辛的道路,门后的世界也有可能充斥的是黑暗。可能没有他所想象的新世界,也没有他所应得的礼赞。








 
















但他不会退缩,他会一往直前,活出真正的自己,成为师父那样的骑士。坚守本心,不忘初心。








 
















【你还记得骑士的八大美德吗?】








 
















【我记得。】








 
















并且此后,将铭刻在心里,骨肉里。








 
















再也不忘记,再也不迷茫。








 








——end——

















为最后的骑士安迷修,献上我最高的礼赞。(画手: @南山 )





















评论
热度(755)
  1. 木乞鸟过气人员 转载了此文字
    就是这个了,讲真写这个真的非常有感触,和爹爹修改了一晚上,虽然写的很爽但还是有些地方卡住,也很僵硬,...

© 阿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