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棺

主角总受党,不杂食不逆/

【金中心】熠熠

青苍翠茏:



致每一个喜欢金的同好,以及所有对金抱有偏见,认为他只是一个智商不在线,逻辑白痴,无理取闹,不理解他人,废材的角色的人。



“请写下来别忘记,告诉我们你的故事。”


“因为你是我们遇到的最好的人。”
                     
                   ——Owl city《Gold》




正文:


地面崩裂的沟壑像一道巨大的伤口,横亘在金的身侧。而现在,这种伤口因为鬼狐握住的巨大锤子,以另一种方式蔓延到了格瑞身上。


金闻到血的味道,腥的,肆无忌惮地在空气中发散。他用力抠住一块突出地面的碎岩立直身体,向鬼狐的方向拼命探头:“……不要——”


——玄红色的矢量箭头蔓延如花。


金最后的清明记忆,是苍穹里汇聚的铅灰云层。世界飞速地变成一片黑暗,痛感炽烈。







金觉得浑身都疼,仿佛鬼狐的那几锤锤在了自己身上,浑身上下每一寸皮肤肌肉与神经都在扭曲,纠结出一片火辣辣的触感。


他觉得耳朵里钻进了几句破碎的怒骂,不成调子,就像野兽濒死的怒号。
但他很快反应过来是自己听不清楚了。他伸手想掏耳朵,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手臂。
腹部好像被拉出了一道口子,缠/绵绵的痛。
金试探着想翻身减轻伤口的压力,又发现自己连翻身也做不到了。被他的动作带起的,是伤口的一阵抽搐。他倒吸了口凉气,更疼了。


接着金意识到其实自己也睁不开眼睛,他好像被包进了一个壳子里,什么都看不见,也动不了。
大概他昏过去了。
但是外界的声音和气味依然鲜明。
燃烧的焦糊味在身后,砰砰的捶打声在右边,也可能是左边吧。
还是好疼。伤口好像混进了地上的泥土沙粒,他无暇再去听周围模糊的声音。不,不如说他连那些声音也听不见了。
金迷迷糊糊地琢磨自己是不是快死了。


他眼前的黑暗突然一阵无声的波动,然后一幅色彩明艳的图画凭空出现了。


金不由自主地去看闪现出来的画面,他虽然已经不能去思考外界了,但他知道,战场上是不可能出现这种悬浮的图画的。大概是濒死的幻觉吗?
他第一眼就看出图画上古老的线条,线条蜿蜿蜒蜒,拼凑出的是一个手握宝剑,身姿挺拔的人。
而那个人是……自己?!


一阵热气猛然从金的脚一路传达到脸,金打赌,如果此刻他还看得见自己的脸色,那一定是通红的。


那个画面是自己小时候在姐姐的童话书里看到的一张插图,插图上确实有个手握宝剑的人类,不过那个人类是童话书里一个勇者故事的主角,不是金。



每个中二的少年总有过一个英雄梦,沉淀在不知事的狂妄之中,伴随着变成童话里的主角的臆想,融合进成长最初的热血。
金很小的时候经常听秋从一本破烂的童话书里给他讲故事。
童话书里的故事大多数是俗套的勇者斗恶龙,公主和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什么的,也只有金能够对这些套路似的故事百听不厌。
有时秋都会念着念着打一个哈欠,身体后仰,一只手抓住童话书的封皮伸直,嘟囔着说讲烦了,紧接着顶不住金殷切的眼神,半无奈半宠溺地继续述说那些金几乎可以背诵的情节与段落。


“姐姐,勇者真威风啊!”
“是的呢。打倒了恶龙,变成天下第一,多好啊。”
年长一些的女性展平童话书扭曲的封面,满不在乎地说。


“我也要当勇者!!姐姐!我也要保护大家!”


“加油哦。”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没想到还能想起来,还这么清楚。金象征性扯了扯嘴角,想象自己露出了一个细微的笑容。


后来金长大了一些。经历了登格鲁星上日复一日的强迫劳作,金慢慢发现,原来勇者并不是那么好当的,也有很多恶龙是无形的,比如说登格鲁星上不公平的制度和剥削,比如说为什么他们必须挖矿。一个人的力量太小了。很多事情,金都想不通。
可他也不打算就那样屈服。就算他的力量很小,甚至找不到姐姐,他也依然相信勇者斗恶龙的童话。
其实除了读故事的人和写故事的人之外,故事里的角色是真的不知道他们的命运。也许下一句文字,他们就会被“杀死”,可是无论是哪个故事的勇者,他们都坚信自己是要打败恶龙的。
那样坚定的信念——穿过千山万水,跨越无数黑暗森林——也要打败恶龙。就算是因为主角不死光环的存在,可是如果这些勇者们没有坚定的精神,又怎么会变成主角勇者呢?


不被恶龙的利爪贯穿胸膛之前,金都愿意相信自己就是那个命中注定的勇者。


那块显示着手握宝剑的画面一晃,金又在黑暗里看到了一幕熟悉的场景。
——格瑞一把挥开自己的手,头都不回地离开的画面。


金想起还在登格鲁星上的日子。


自打金有记忆,格瑞就一直是个话少表情也少的家伙。但这个“少”对金而言不算什么,他永远能在发小冰冷的脸面前笑得夸张,就算格瑞不理他也没关系。
金知道格瑞的内心是和他不一样的。格瑞在锻炼剑术的时候,自己蹲在他旁边和地上的蚂蚁玩耍;格瑞顾虑凹凸大赛的危险时,他在气恼为什么发小要推开自己。
金明白格瑞是真的在乎他。格瑞担心自己跟在身边有危险,所以才说不认识自己,也不愿意和金组队。
也许,在自己缠着格瑞的同时,格瑞会生气,觉得他不懂事吧。
但并不是那样的。至少金自己不是想逞能,他也不是不懂事更不是无理取闹。


树在长高,花在开放,星系扩展,而少年也在长大。
骨骼一点点长开,肌肉一点点变厚。金想分担一些格瑞所在意的东西,至少,他自以为不会再给格瑞添麻烦了。
可是在格瑞眼里,金还是那个不知事的少年,容易被危险找上,连自身安全也保护不了的小少年。
金看出来了,所以在格瑞转身离开的刹那没有再追上去,而是说:“等我领到了厉害的技能再去找你啊!”


他说这句话是真心实意的,至于什么时候去找格瑞,他不很确定。但他一定会去找格瑞。
只是,什么才算厉害的技能呢?像格瑞的大刀吗?丹尼尔裁判长大人的代行神旨吗?或者凯莉的星月刃?能够保护自己还是足以挑战所有人呢?


可能格瑞也不是很清楚吧。格瑞也不清楚自己的技能是否能够保护金,所以才要赶走金。


他明白自己的成长没被格瑞认可,所以一直在努力。不管是哪一次战斗,他都在全力以赴,想让自己的下一个招式变得更有力一些,更快速一些。
但是他还是慢了。迟到了比赛两个多月,他的时间真的太少太少,实力也不够。所以才会到了现在,别说改变鬼狐的想法,就连保护同伴也做不到。


一想到鬼狐,金便觉得既气愤又无力。他下意识地不认同鬼狐的做法和道理,可是又无法说服他。
他想,大概鬼狐也有悲惨的过去吧。
但这不能成为欺骗他人和夺取他人的生命的理由。


金想起了那个黑色头发的小姐姐莱娜。那个鬼天盟的成员一举一动都向着鬼狐天冲,忠心耿耿得可以为了他付出性命。
还有很多其他人。金在鬼天盟待过一段不短的日子,他收服了训练场里的幻影龙犀时,那些为他欢呼的人们,都是货真价实的喜悦的声音。
那些人都曾以为鬼狐天冲能够带领他们活下去。


鬼狐却不信任他们。


他们能怎么办呢?自己能怎么办呢?


金有点难过。
他姐姐说过,遇到不公平的事就用自己的拳头去摆平。他挥了拳头,并没有成功。


眼前盛大的黑暗突然变幻了颜色,浩瀚的深蓝色和无数明晰的光点从黑暗边缘逐渐置换了令人沮丧的图画。


光点有的聚拢成粗浅的条状,横亘整片深蓝,有的则像碎银一样撒在深蓝的其他地方。


金想起来了,这也许是自己第一次在登格鲁星上看见星河的场景。





登格鲁星是个矿业星球,污染严重。这里的天空是灰暗的,常年看不到星空。


当星河出现在头顶,繁星熠熠光华闪烁之际,金几乎瞠目结舌,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些距离他上百光年的星星。


那一个夜晚,秋和格瑞都在旁边。格瑞翻了个白眼作鄙视状,金大人有大量地没戳穿格瑞一直昂起的头。


也是这一天,金知道了有的星星实在太远,你这时看见的光可能是它几百年甚至千万年前发出的。当你看见星星的这一秒,也许星光的源头早就坍塌成了黑洞或者被毁灭了。


金莫名其妙地想,那些没被看见的星星呢?
会不会它们就那样悄无声息地熄灭了,没有一个人知道?


他又想到了登格鲁星。登格鲁星是行星,不发光。但这颗星球上的人类何尝不像星星呢?
他们离创世神太遥远了,所以创世神有意无意地忽视了大家,不管大家有可能发出怎样的光芒,也一样只能在老了以后黯然熄灭在这颗小小的,灰暗的星球上。


那么……那么星星的看法会是什么样的?


金无从知晓也无可能知晓。


但是有一点金是肯定的。
不管看不看得见,星星总是在那里的。
只要光够强,哪怕隔了数百个星系的距离,也会被人看见。


这个想法包含了一种刻意的乐观成分。


金没有想到星的发光不是只由星星自己控制的,也没想到有些距离是星光绝对穿越不了的。但他是金,所以本能地想到了励志的道理。


看见了记忆中的美景,金有些开心了。


说起来,改变星星位置的办法他不知道,但改变登格鲁星人和创世神之间的距离的阶梯,就是凹凸大赛。


姐姐希望创世神能够看见登格鲁星,她参加了上一届的凹凸大赛,然后再也没回来。
自己想看见姐姐和格瑞。想要保护很多人。


某种意义上,金的愿望也是改变距离。改变自己和姐姐以及格瑞的距离,改变自己实力和他人之间的距离。


“距离”真是一个神奇的词语,它可以近到一步,也可以遥远到让超新星爆发的光芒都变得黯淡。
生离死别爱恨情仇好像也是距离。
人心的距离,活着和死了的距离。胜利和失败的距离。读故事的人和故事里的主角的距离。
人的一生好像都是在不停地追赶或长或短的“距离”。


金想,自己想做到的事,想要赶上的距离快要完成一半了。格瑞已经碰见了,赢得比赛就能知道姐姐在哪里,保护大家的话……就是没有完成的一半了。


这一半的未达成距离就好像星光的传输极限,可望不可即。


可是——


——光遇到虫洞,是可能在更遥远的距离观测到的。


金想笑,只是动不了肌肉,于是他在心里开心地想着,自己找到反驳鬼狐的话了。


单向的信任什么都不是。狂热的信徒只象征着空洞的拥簇。真正的友情,美好,还是别的什么,总归要去相信,才能发生啊。
这个世界那么大。登格鲁星的人在挖矿,威洛克的边缘划过彗星,凹凸星球的黄昏缓缓出现。悲伤会有,可是快乐永远存在。


希望不死,恒星永恒。


最后……鬼狐天冲!伙伴,是绝对不能背叛的啊!


金眼前的星辰纷纷陨落如雨,这一场壮丽的星辰雨很快停止了,他再一定睛细看,发现黑暗也在剥落。
浑身的疼再度鲜明,离他远去的声音重新鲜明起来。


“——金……”
最后的最后,在黑暗消失殆尽的瞬间,金听见了秋的声音。
一声又一声,带着鼓励和欣慰。


他心说:真好啊……姐姐觉得我长大了……



金睁开眼,紫堂幻释然的微笑悬在他的上方。




大梦醒来。


一切还没结束。


鬼狐颤抖的声音触手可及,金站了起来。


【完】


动笔写这篇文是因为看见了一个diss金的帖子,那里面说金就是个拖后腿的傻白甜。


我思考了很久,依旧觉得不能苟同。


于是有了这篇文。



在我心里,金是一个可爱的角色。
这个“可爱”并不是单纯指外表。金有着一个主角几乎完美的优点:他关心同伴,善待旁人,坚定的意志力,积极向上的精神——像一颗熠熠闪光的恒星。
这也是为什么这篇文叫这个名字的原因。


金小时候的生活条件没有那么好。发小也对他不冷不热。可是金依然对这个世界抱着善意。金黑化的时候对鬼狐手下留情(参见动画第一季第三十二集),以及见到凯莉被“欺负”挺身而出,不管他的行为是否是有一种热血冲头的“傻气”,但他单纯的坚持和信念,无一不能写进赞美诗中。


我想,在黑化之前的短暂时间里,金也会思考一些东西吧。他是人不是神,他也会动摇也会有恐惧,但他最终战胜了这些负面情绪,成功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保护大家)。


本来关于金的个人偏分析的文,我打算等金生日写来着。现在便仓促落笔,是因为真的有些愤怒。
我希望能用这一篇糟烂的文字,描绘一些我眼中的金。
他从来不只是一个傻白甜的角色。


私心all金tag可撤。



最后用一句《Gold》的歌词作为结束吧——


You are the best we got going。
(因为你是我们遇到的最好的人。)


感谢凹凸世界,感谢七爷。


附:


Owl city《gold》音乐地址

评论
热度(572)

© 阿棺 | Powered by LOFTER